「一个随想 SF 坑」共情者 -内含各种杂糅要素-

DoneDawn 2020-07-26 11:25:04 2020-07-30 21:11:51

Proluge.

这是一个科技高度膨胀的时代,同时也是一个封闭的时代。表面上人人因科技而主动将自我紧锁,实际上则是来自统治者为所谓「时代的安定」而对出行的限制。

生育几乎被禁止,一切配种和繁衍由 AI 在市民的数据库中智能挑选,并直接产下婴儿 —— 如今仅需要提供 DNA 即可产生后代。
如此产下的后代同样将由 AI 智能安排人生走向,不再会与父母有任何不必要的交集。

即便如此,人与人的交流仍受限,这直接导致了几乎所有人民的集体精神疾病。
这也导致了一类人的产生:「共情者」。
这些人生来便是为他人解决情感需求的,他们成年后就会失去自由,在某一个时间被人买断余生,以「共情」的方式满足他人。

而所谓「共情」,实则是用某种装置强行使共情者的精神与主人达到高度共鸣,从而让主人的精神在短时间内得到满足。这无论如何也只是须臾美梦罢了。
共情者与主人精神、认知、情感、思维方式等的偏差被一并数字化为「 \delta 系数」。 \delta 系数越高,意味着共情时共情者要承受的压力越大。

\delta 系数过高,意味着共情者作为物品的崩坏。此时的共情者,将会被「猎人」猎杀。
调整 \delta 系数并不在官方服务编内,这要由主人自行处理。

「猎人」,实际上便是旧社会的所谓「警察」在新社会的体现。他们的追捕对象,并非仅限于共情者。

「共情者」真的人道吗?真的合理吗?他们的一生真的能就这样作为统治者的工具而持续至终结吗?
可社会已然至此,我们如何打抱不平终究也是徒劳。

然而当我成为一名猎人之后,我发现诸如以上的思考与讨论,仿佛讥讽一般荒诞可笑。
共情者实为高层运用未公开的先进技术制造出的仿生人。
这是业内公开的机密。


Chapter I.

照常迎来曦光射入瞳孔,放纵其直击眼底的困倦。勉强起身保持坐立,望向身侧共枕与我的那个男青年 —— 他正是我的共情者。
端详他的睡颜,也是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他肤色白净,相貌清秀,甚至以「可爱」形容也不为过,但也不失男性气质。作为一个共情者,他却几乎能让作为主人的我看得入迷。
当然,这也是因为他是我从 10^8 量级的共情者中精心挑选的。

没错,按照惯例,作为主角,我是一个妹子。
我叫 Sunrise,这个名字来自于这个社会统治者的「代行者」—— 一个可以调动庞大的涵盖了过去人们常维护的所谓「隐私」的数据库的,无名的 AI。
他叫 Completed,这个名字则纯粹来自于我一时兴起随意挑选的词汇。

「新任务下达 ——」我手上的终端发出熟悉的旧式冰冷电子音。
他似乎听见了,慵懒地说道:「你要走了啊。既然今天我不能跟着的话,走之前要不要共情一次?」
我苦笑道:「算了吧,昨天那趟之后你都那么虚弱了,就好好休息吧。我的精神状态良好,你不必操心。」


「坐标……正在 Tekram 商场?那可是本市规模最大的商业区啊……但愿那不是个突然发疯的共情者。」我闪烁着惊愕的目光从屏幕上缓缓移开,「明明是仿生人,那些统治者怎么唯独放纵他们威胁自己一厢情愿的和平,而不是在制造时添加好合适的程序?还尽把脏活塞给我们这些仅有外表体面的猎人……」

我开始观测目标的 \delta 系数实时变化曲线,现在也还在持续升高。
这让我不由得加快了车速。


站在商场的正门,我便发现终端上显示我与目标的距离在快速减小,并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朝着我的方向径直跑过来。
所幸的是,从人们的反应可见,他除了奔跑以外并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动作。
根据经验,我猜测他正尝试在人流中逃离作为共情者的枷锁。

我不会在如此嘈杂之地销毁他。虽说共情者已十分普及,但我也不会干出如此容易给群众造成精神压力的事情。
闪向一边,目标与我擦肩而过。

「该死……他跑得好快!要不是 Completed 昨天受了伤,这种速度根本不是我该困扰的事情!」

既然他想要逃跑,那么大概率会自以为是地跑向比较偏僻的地方,反而更适合我动手呢。
我从终端上唤来我的摩托车,继续追踪。

直到我看见他停在一座山下。在不知多少年前,这里还是一个景区,而那如今已经成了不必要的事物。
他大概注意到了我,上山的步伐开始明显地透露出惊惶 —— 抑或是激动?

我逼近了他,拿出了手枪。
「放我……离开!……我凭什么……要成为共情者……?」面对作为猎人的我,他开始语无伦次,「果然……我知道……这是逃不掉的……」

他的动作平静了下来,眼神中还残存对死亡固有的恐惧。
我举起手,毫不迟疑地扣下了扳机。
仿生人那逼真至极的血液再次飞溅出来。


回到车上,回想这次看起来十分轻松的任务。
他对自己共情者的身份存疑,并因此想要逃离。
但促使他作出行动的一定是长期的怀疑积累之果,而他的 \delta 系数却是突然飙升至超过阈值。
他那时显示出的,到底是惶恐,还是兴奋?

我思来想去,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很可疑,如同鲜血中混入了杂质一般。


回收了他的终端后,我调出隐藏在后台的录音系统,发现了其主人这样的话语:
「我知道你是仿生人。」
「我也知道其实你不是仿生人。」
「你是人类。」
「回想你的人生,你难道不像一个人类,或者想变得像一个人类吗?」 「你的身份是被买卖成就的。」
「你本不该是共情者。」
……
「逃离吧。」
「逃避猎人的追捕。」
「或者逃避这个世界。」

这是他的主人在当天反复对他灌输的。
共情者往往是十分信任主人的,否则也做不到那么小的 \delta 系数。
从系数变化看来,那个人应该是一反常态,突然作出了如此的诡异行径。

经调查,那个主人,他确实短时间持有过许多共情者。
从资料来看,每个共情者都是类似的情况。
他只是玩腻了?于是编出谎言来故意使 \delta 系数飞升?
毕竟每个人同时只能持有一个共情者。

他的谎言并没有传播。
要是传播了,那反而更麻烦。
在主人眼里共情者本来就是人类。
在共情者眼里自己本来就是仿生人。
如果有谁听到了这样煽动的话语,或许两者都会慌乱吧。

而他作为主人,如何管理共情者是他的自由。
所以我们也只能在道德上谴责他,甚至不可使用舆论 —— 这已经被证实为高度威胁统治之物,并被摒除。


(To be continued.)

共 11 条回复

DoneDawn

看情况抽时间更(

fangzihe

催更

lijunhan

催更!

2

不咕好评

DoneDawn

少量更新(

2

催更

alpha1022

Lightnovel Online Judge 最新力作(

FZzzz

Lightnovel OJ

你 OJ 准不准备整个轻小说比赛啥的(雾)

oistream

真就 Lightnovel OJ 了(

LHQing

To be coninu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