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们到底想做什么?」一个外行学生的自白

liu_cheng_ao 2019-07-01 22:47:27 2019-07-01 22:55:55

吾生而有涯,而知也无涯。以有涯逐无涯,殆已。

我自幼便听说了精益求精,追求完美的品质;我同样深谙先行而后言的道理;我拥有广泛的兴趣和幸福的生活。但这三点的结合却注定是一个悲剧。

我们常常问自己:有那么多比我聪明的人,我为什么还要学习?答案除了自身的追求外,往往是裨补阙漏——术业有专攻,“聪明人”是无法实现我们全部希望的。

每当我想做什么时,就会去尝试。那些逻辑的或科学的内容,就被学业吸收,或者被其本身的严密的可验证性所保护。这之外的部分则直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从初中的 Problset 和 STIA,到高一的 LibreOJ 赛事,现在的 OI Diary。

我是一名计算机学生。格物致知,经世致用,(理性愉悦、社会自由、仰观宇宙、探索智能,以及为达此目的希求的延年益寿等等……)才是我的最高理想。正因如此,我们不可能为 LibreOJ 或文艺创作奉献终身。对价值的记录或思考只能成为人生的刀锋上映出的光辉,却不能完成披荆斩棘本身。

于是,我们在各式各样的领域遇到了同样的诘问:专业水平极低的我们有资格继续分配自己有限的时间吗?如果说科学技术是我们决心为之奉献终身的理想,是自我完善的阶梯,所以除迎难而上以外别无他法——那么最终将要抛向社会的文学艺术又如何呢?这值得吗?我们值得吗?

这似乎成了一个悖论。但其实只是一个谬误,一个陷阱。就像学术那样,世界如此广阔和丰富,以至于「专业人士」无暇顾及他们感受之外的价值。谚语云:“(文学)越是独特的,就越是世界的。”,然而这便以找到自身与社会主流的公约数为前提。否则,思想的价值便止于象牙塔中,仅供以此为生的知识分子审阅。

所以对于竞赛的价值——OIer 的思考和认同,我们有必要将其记录下来。无论是与主流的共性(成长或反抗),还是只能使你在机房中会心一笑的 Accepted。如果有更好的——诸如 CCF NOI 科学委员会中专业的视觉小说制作者领导项目——我们自然不再另起炉灶,只会成为他们的臂助。

也因此,技术早有了机器创作、脑机合作种种滥觞。兼此,它们正是我们生命的延伸。

决不能因为时间的有限或技术的糟糕而因噎废食。

精益求精,恰是因为变革永无止境。

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可是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,我要把有限的生命,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。

共 7 条回复

Sophon

LOJ 精神之源流(

rvalue

LOJ 精神之源流(

tiger0132

LOJ 精神之源流(

hiuseues2

LOJ 精神之源流

false

Shadyqwq

资瓷

Hercier